您的位置:西商网 > 企业

中等收入群体并非仅是收入的概念

[01月26日 08:19]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苏婉蓉

中等收入群体并非仅是收入的概念

易宪容

这些年来,许多人都会把一个国家的中产收入群体大小、多少作为一个国家经济发展繁荣、一个社会能够稳定发展的重要标志。因为,在一个国家,如果中等收入群体多、体量大,那么这个国家就容易形成社会稳定。比如,美国之所以是全球最为繁荣及社会最为稳定的国家,就在于美国社会中产收入家庭在这个国家占有绝对高的比重。有中产阶级为整个社会的中坚,不仅表现了这种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也成了社会稳定最为重要的力量。

所以,对中产阶级调查,美国每年都会进行。比如,美国皮尤报告指出,符合中产阶级最低水平所需的家庭收入。皮尤将中产阶级定义为那些收入达到整个中产阶级家庭收入中值的67%到200%的人。相比收入这个标准还有更多的参考,中产阶级的衡量标准还有如,净资产、教育、职业稳定性等方面来观察。而且,家庭收入在美国各州标准也不同的。据美国《商业内幕》网站报道,硅谷作为美国高科技产业云集的地方,经济发展快,居民收入高,在硅谷年收入达到40万美元的人都只敢称自己为中产阶级。一般情况下,美国各州中产收入标准在6-10万美元的水准上。根据世界银行标准,中等收入标准为成年人每天收入在10至100美元,即年收入3,650美元至3.65万美元不等,即人民币在2.44万至24.45万元的水平。

1月25日国家统计局发布了《2018年全国时间利用调查公报》。国家统计局的工作人员对此进行解读,2108年全国时间利用调查,中等收入群体就业工作时间最长为7小时51分钟,分別比低收入群体、较高收入群体、高收入群体,多出34分钟、9分钟、27分钟。其解释还指出,上述不同收入群体是按调查对象收入水平划分。其中,月入在2,000元以下为低收入群体;月入2,000至5,000元为中等收入群体;月入5,000至1万元为较高收入群体;月入1万元以上是高收入群体。这次调查覆盖11省市,共抽样调查20,226家庭,48,580人。所以,根据这个概念,国家统计局官员认为,中国拥有全球规模最大、最具成长性的中等收入群体,前年超过4亿人,2018年这个数字还在增加。也就是说,中国已经进入了一个以中等阶级占主导的国家,中国也能够超越所谓的“中产收入陷阱”。

此言论一出,立即引起了整个社会及网络的热议,何也?因为,这样的标准订得太低。2000元收入水平,不要说热点城市、一线城市,就是小县城也是处于低收入水平状态。对于2000元收入水平来说,在全国各地,最好一点也只是能够维持基本生活温饱,在大一点的城市2000元根本就无法维持基本生活。比如,在青岛,一个2000元收入水平的打工人员,住房只能租城市周边农民房,剩下的收入要维持温饱都不足。我问过城市的环卫工人,他们一份8小时的工作,月薪是2650元。如果他们仅是打一份工,维持基本生活所剩无几。像这类的环卫工人进入中产阶级阶层吗?根本上就相差很远。还有,这只是在城市里找到稳定工作的农民工的处境,如果那些没有找到稳定工作的农民工,还有那些在比青岛经济更差城市工作的农民工,他们的处境比青岛的环卫工作还要差。所以,以2000元收入水平作为中国居民划入中产阶级的群体,与中国现实不相符。

其实,中国各城市中产群体的居民,即受过一定程度的教育、有车有房、有一定家庭存款储蓄、有时间外出旅游、能够保证基本衣食住行无忧的群体,多数并非是通过工资收入来现实。首先,他们是一线城市及热点城市的原著民,通过住房分配及购买、及住房拆迁等让其财富随着房价快速飚升快速上升。这个群体的财富早就是无法由工资收入增长来衡量了。他们也早就成了城市的中产阶级。估计中国这类人口可以达到1亿以上。

第二类中国中产群体是与政府公务员有关。就目前的统计数字来看,全国有公务员达700万左右,如果加上已经退休的,估计会达到2000万以上。可以说,这类群体在中国经济改革的大潮中如鱼得水,他们通过手中的权力攫取了社会绝大多数部分财富。所以,这类群体的社会财富占有远远超出中产阶级的水平了。

第三类全国各类学校的老师。目前在职的达1800万,如果加上退休的,估计总数会达到5000万以上。因为,这个群体收入水平一直比较稳定,特别是大学老师基本上处于整个社会收入中上以上的水平。近几年中小学校老师收入大幅上升,加上工资收入之外补课收入,其收入水平更是上升得很快。所以,这个群体的财富持有状态处于中产阶级中上游水平也不会有多少问题。可以说,仅就这三类群体,所涉及的人口估计会达到3亿以上。所以,中国有4亿人口的中产阶级并非高估,但是他们基本上多数不是以工资收入增长的财富的。

但是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中国中产收入居民进入这个群体并非是以工资收入水平来衡量的,而更多的是非收入的因素来达到的。特别是在城乡二元分化更为严重的情况下,农民居民的收入水平相对比重越来越小,他们要迈入中产阶级这个坎还是一件遥远的事情。所以,以收入水平来衡量中国是否跨越了中产收入陷阱可能意义不大。